當前位置: 首頁 > 規范辦學 > 校友之聲 > 校慶征文
我的遼師大附中(白風宇)
發布日期:2014-04-10
白風宇  2009屆校友
 
記得之前無意間得到了一枚附中五十周年校慶的紀念章,后來腦子一熱,送給日本小朋友了。所以借著六十周年校慶的機會,寫一點點對附中的回憶,希望在七十周年的時候,可以做得貢獻更大一些,等到一百周年時,再拿出這篇文章重新看一遍。
 
我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子,卻是從這里走出的一個鮮活的個體。我不典型,但鮮明的帶著屬于我們這一代畢業生的脾氣。
朝陽下,伴著國旗緩緩升起,從瘋了的校車上著陸,拉開了附中的一天。
附中的記憶是從塑膠場上那濃烈的海腥味開始的。忘不了那一曲Bye-Bye-Bye;忘不了午間大門口各路送外賣的人馬和手中那一碗碗泡面;忘不了偷拍“楊悅”老師在橋下買小吃的畫面;也忘不了每天放學前送到教導處的一張張“教師上課登記表”,還有每周五都要填的那無聊的“任課教師評價表”;也忘不了去陰森得不能再陰森,隱秘得不能再隱秘的圖書館借書的我們和第一次到化學實驗室時,迷路的他們;更忘不了每天中午因遲到而被“老尹”罰了50個蹲起的孩子,走進教室的樣子......
每天的生活都是這樣平淡而快樂,又總不乏驚喜。
不曉得附中的歷史上,有多少人在周一的早上升過國旗,但,趕上5.12降過半旗的人大概就不多了吧。當然,也有未從預料過的:一直與教導處老師和睦相處的我,竟會挨政教處老師的批,搞得自己在生物化學組門口精神游離了半晌。索性,第二次照面看到了他“人性化”的一面。
三年的師生情,附中教會了我很多。不僅僅是書本上活躍的文字;更有數學課上,陳導教會的第一個知識點“艮”字的書寫和釋義;還有袁淑梅老師對“悍婦”的詮釋。而附中教會我最多的是“發散性的思維”。
遼師沒有兄弟學校那種貴族氣十足的校風,因為他不需要;也沒有體制化的重壓。他所擁有的是對生活的包容,一種不屈,豁達的氣質。高三的生活真的很有意思,楊老大經常給我們講述著“腳后跟”的故事。我們也會用“豬”的論調來訴說自己的蛻變。?
當然,三年的師大附中,給予我的還有她。一個強裝作冷漠,淡然;內心卻溫婉動人的女孩;一個曾蹲在地上吐酸水,從此被自己關注,從此被自己時常挑逗的女孩;一個自己會用盡各種花招去騙她多聊一會兒天,一個堅毅而脆弱的女孩......
這就是我的遼師大附中。
 
 高一,高二班主任:尹家林
 高三班主任:楊悅
 鄭州大學 數學系
 
 

注:?高三階段,學校為調整大家復習心態,有計劃的進行了一系列的措施。時二班同學將這一過程概括為三個中心思想:第一階段“鼓勵能使豬上樹”;第二階段“豬是怎么死的?笨死的”;第三階段“死豬不怕開水燙”。


竞博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