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規范辦學 > 校友之聲 > 校慶征文
遼師附中的球霸傳奇(李成斌)
發布日期:2014-04-10
李成斌 2006屆校友
 
我在2003年考上了遼師附中,2006年畢業,在這短短的三年里,我認識了很多老師,結交到了許許多多新同學,無論是高一高二的豐富活動,還是高三的最后沖刺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我生命中最寶貴的財富。
我要講的故事的起點在2004年的夏天,那時我這一屆剛剛進行了文理分班,我如愿地走進了高二(十一)班,這里有我熟悉的,喜愛的班主任王利君老師,有好多我分班前班里的同學,這讓我感到無比親切。有人說,每個班里都有一個傳奇的人物。這樣看來,十一班的傳奇一定是在接下來的兩年乃至很多年后一直被我們調侃稱之為“球霸”的那家伙——嚴浚鳴。
     嚴浚鳴是地道的大連人,因為大連人都愛足球,嚴浚鳴也不例外,這從他瘦高的個子,細長的雙腿就可以看得出。他的頭發天生帶著點卷兒,蓬松地鋪在腦袋上,我們把這戲稱為“炒面頭”。當然他的球技也不是吹的,我現在還能記得那時候上體育課時周建宇從后場大腳長傳給他,球在半空中就旋著要出界,嚴浚鳴兩步趕上去右腳輕描淡寫地一卸,皮球就聽話地停了下來全無之前的猛勁兒,可他卻不停,借勢左腳就是一記抽射,皮球以極快的速度帶著弧線直接鉆進了球門左上角,這一系列連貫動作想來在任何級別的足球賽里都稱得上驚天一筆。
    嚴浚鳴對足球的熱愛超乎一切,《足球周刊》是他每期必看的雜志,只要有時間有機會,他就要踢球,剛到十一班時他時常穿著葡萄牙國家隊的隊服,除了早自習畢書記檢查誰也不敢亂跑出去玩外,什么體育課啦,體活課啦,午休,晚自習之前,放學后你都可以看見某位葡萄牙的死忠(就是他了)奔跑在操場上。
     很多人在分班后一開始都只和原來班的同學來往,相互熟悉可能要一周左右,十一班的同學也不例外。還記得嚴浚鳴跟我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能當個守門員”。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癡迷足球已經到了和別人聊天都會把對方想象成足球場上的某個位置的地步。也許從他到十一班的那天起就已經下決心把我們班不到二十人的男生隊伍拼湊出一支像樣的足球隊。2004年的歐洲杯決賽,嚴浚鳴喜愛的葡萄牙隊被雷哈格爾率領的希臘隊擊敗,不知道他當時看著文科班里為數不多的男生是不是也像葡萄牙的黃金一代面對希臘眾神的防守反擊那樣無奈。從那時起他的葡萄牙隊服就再也難覓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斑馬服”尤文圖斯。后來就成了我們班足球隊的比賽服。
     我經常可以看到他的書桌上、課本里甚至作業本里畫著的十一班足球隊形簡圖。前鋒線上嚴浚鳴和孫博男的組合經常出現,畢竟嚴浚鳴有一腳遠射的功力,腳法速度都稱得上一流,而孫博男屬于那種能拿球,能突破也能射門的選手,當前鋒再合適不過了。中場的變動是非常多的,帶球能力強但有點獨的劉周志基本上是雷打不動的主力,體力跟得上,速度也有的湯廣文泰就被安排成邊前衛,和別的班踢球時經常聽到嚴浚鳴大喊:“湯廣往上沖!”至于綜合能力一般的周建宇差不多讓嚴浚鳴當成后腰使用,拿球就是一個大腳(周建宇還不時守個門什么的,他開大腳成癮)直傳前鋒。中場剩下的人選就從后衛里出,有時候是班長王迅,個子高,發角球搶得到高點。剩下的選手就補全后衛線,有一股子沖勁兒的關國川和技術流王帥充當兩個邊后衛,中后衛一般是胡興和張漢寧。嚴浚鳴有時候不太看好胡興,因為個子矮點,高球吃虧,張漢寧屬于情緒型的,發揮也不夠穩定。我一般和周建宇被安排在門將位置上。自從這套陣容新鮮出爐后,嚴浚鳴開始不斷的召集大家練球,如果你拒絕,那他會不高興,會再找時間來找你,你再拒絕,他會特別不高興,當然我們中間沒有三請不動的大腕兒,學習累了踢踢球,也挺有意思的,而且嚴浚鳴也不會不開心。我們把嚴浚鳴稱為球霸,在中超里球霸可能會影響一直球隊的氛圍和成績,但在我們十一班,球霸就是一種愛稱,有嚴浚鳴在,十一班的足球隊就有了主心骨,我們的生活也有了更多的色彩。一下課,嚴浚鳴就會喊:“走,踢球了!”中午放學,嚴浚鳴會喊:”都趕緊吃飯,中午和xx班踢球!!”體育課老師剛領完活動,嚴浚鳴就會喊:“走了走了,趕緊踢一會”,最狠的是臨下午自習課結束時他也會通知踢球,不過自習課不讓亂講話的紀律還是要遵守的,基本上他也是小聲通知“下自習都上操場啊。”我們有時候裝作沒聽見,球霸惱了就一聲大喝:“下自習上操場踢球!有沒聽見的沒?”這回都聽見了,連班主任都聽見了。
    我們王利君老師對嚴浚鳴還是很支持的,王老師比較欣賞他敢想敢干的性格,很多人都是敢想不敢干,但嚴浚鳴就有這么一股子狠勁兒。這家伙第一個學期就在班里賣冷飲,一學期下來差點壟斷了全班的日常飲用水,到學期末還搞促銷,鼓搗出個會員制,在他那里辦會員可以享受折扣,要不是學業負擔壓著,沒準這經濟頭腦早就發家致富了。王老師曾經開玩笑的說嚴浚鳴將來沒準能成為商業巨子,這么多年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王老師的話還真就不是玩笑呢。
    而現在,王老師交給未來的商業巨子的任務就是把足球隊組織好,這個任務可是很棘手的,和外班踢了幾次比賽后我們的問題也暴露出來了。門將不利,我和周建宇在守門上還是離嚴浚鳴的要求有差距。再加上我們防守上身體吃虧,這個還真不是短時間能練出來的。最壞的消息當屬足球賽的抽簽,我們第一輪就抽到了奪冠大熱門十班。人家攻守平衡,身體出眾,我們基本上沒有勝算。
    不過老天也不自覺地幫了我們一手,文科班內部有了點變動,調來了常博然和姜永偉,常博然雖然個子不高,但彈跳能力出眾,還練過守門,實在是門將的不二人選,姜永偉虎背熊腰自不必說,體力上也不吃虧,能突破還能傳球,這一下子我們的中場也就活了。十一班足球隊的實力大大加強,用嚴浚鳴的話說“還真沒準能贏十班”。
    比賽如期而至,臨上場嚴浚鳴給每個隊員都發了一罐紅牛,這家伙看來是豁出去了。“大家加油了。”嚴浚鳴這樣說“我們今天踢比賽不要想著對手是誰,能不能贏,把大家平時的配合都拿出來,踢完比賽咱們誰都不后悔!干!”嚴浚鳴頗有點大義凌然地把紅牛一飲而盡,“干!”十一班的男生們異口同聲地喊。
    比賽一開始還真把十班嚇住了,我們的配合、攔截、反擊、突破讓他們大吃一驚,不過十班的實力不是吹出來的。上半場二十多分鐘,十班的前鋒就頭球得分。“沒有事,我們繼續!”嚴浚鳴大喊著。上半場臨結束十班得到一個點球,常博然站在門前突然像神一般地把十班的射門撲了出來。“別著急!按計劃來!”嚴浚鳴招呼著大家趕緊投入比賽。下半場十班明顯摸清了我們的底細,一上來就是一個快速反擊打進一球。“別灰心,繼續干!”嚴浚鳴看上去已經完全投入到比賽當中了,即使現在兩球落后,他依然沒有放棄。場上的人都被他感染了,我們差點全員壓了上去,不幸的是十班又抓住了機會再進一球。嚴浚鳴不喊了,因為再怎么安慰,大家都知道剩下的時間不足以扳回三球。但是沒有人停下來埋怨,大家的配合又回來了。傳球也一次次威脅著十班的大門,我們可以輸掉比賽,但不能輸掉我們對足球的喜愛,不能輸掉嚴浚鳴對我們的信任。時間一分分過去了,當裁判吹響結束哨音時,孫博男一記刁鉆的抽射打入一球。一比三,我們被淘汰了。但我們贏得了尊嚴。那天的自習靜得沒有一個人說話。
     比賽輸了,但我們從此愛上了每天踢足球,每天喊著“走啊球霸,踢球去!”反倒是嚴浚鳴有點不適應了。后來不是吹牛,我們的水平還真就上去不少。我們已經不記得當年是哪個班最后拿到了冠軍,我們只記得那一年我們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努力過,奮斗過。畢業分別時嚴浚鳴帶著失落跟全班說:“我不是什么炒面頭,也不想當球霸,我只想永遠和你們在一起”。
    一晃畢業已經六七年了。聽說嚴浚鳴去了上海,不知道他的經商夢實現了沒有,或者,在那邊他又有了新的伙伴,和他一起踢著屬于我們的足球,屬于遼師附中06屆十一班的足球。
 
作者介紹:李成斌,遼師大附中2006屆高三.11班畢業生,班主任王利君。后就讀于沈陽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應用心理學專業,現在在鞍山市監獄擔任監區管教干警。

竞博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