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規范辦學 > 校友之聲 > 校慶征文
附中的饋贈(李化強)
發布日期:2014-04-10
李化強 2002屆校友
 
有幸在遼師附中學習六年,附中當年的教育模式對我影響很多。雖然過去了十幾年,但許多教育理念在今天看來依舊是合理的、有效的。
1. 入學的殺威棍
我1996年進入遼師子弟中學上初一,同學多是遼師子弟,小學成績都不錯,難免浮躁。學校在剛入學就進行摸底考試,難度遠超小學的教學大綱。大家成績都不好看,浮躁之風立即剎住。
后來我念碩士、博士,加入多個課題組和團隊,越發體會到虛心和低調有利于融入新環境。垂下頭顱,只是為了讓思想揚起——有時,確實需要被提醒“要低調”。
2. 不患寡、患不均
入學分班是家長“各顯神通”的時刻,如果孩子能托關系進入“快班”,就多了一份升重點高中的希望;而“慢班”的情況可想而知,沒有“神通”的家長和學生自然郁悶。結果是學校按摸底考試名次蛇形排列分班,各班實力平均,幾乎沒有“快班”“慢班”之分,家長、學生的心態都平和了。
公平、公正、公開說來容易,真正頂住壓力把一碗水端平,需要智慧和勇氣,開創的是良性競爭的風氣。
3. 補課游擊隊
初二開始,每個假期都要上課(補課),內容主要是講評期末考試卷,針對共性弱項設置專項練習,開始新學期的課程等。學生確實累,老師想必更累,但假期補課是為了在中考前搶出幾個月總復習時間,是中考制勝的基礎。那年“有關部門”要給學生減負,禁止假期補課。老師(也有家長協助)將補課班移師校外,經常換地點,偶爾會接到突擊檢查的“內部消息”而緊急轉移或下課。
這些都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有條件要上,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如果上綱上線可能還有違規的嫌疑。但這都是老師們的苦心和堅持的體現,一切為了學生,為了學生的一切。
4. 永遠得不到的作文高分
離升學考試越近,學生越焦慮。原因之一是一次次沙區聯考,東北聯合體聯考,全市模擬等等各種平行學校統一時間統一命題的考試中,自己的成績不夠理想,甚至有時僅和非重點學校的同學旗鼓相當。中、英文作文,最多只能拿到四分之三分的“二等”成績,多步證明、計算題,只要最終結果有偏差,過程分是一點沒有的。總成績達到優秀的學生在每個班級都是鳳毛麟角,人人不敢放松,不須揚鞭自奮蹄,“比學趕幫超”一直延續到最后。而升學考試的結果卻是皆大歡喜,附中同學的成績很不錯。
附中的老師都有一顆“大心臟”,敢于在總復習時學校間的模擬考試中竭力抬高給分標準——作文判分整體降等,證明、計算題能不給分就不給分。造成每個學生的成績都比心理預期要低不少,自大自滿是絕對沒有了,滿心都是焦急和對知識的渴求,包括我在內的不少人甚至都在為不落榜而拼命到最后一天。而升學考試判分標準全市統一,附中的學生如同卸下平日訓練時的沙袋,自然會拿到平日夢寐以求的好成績。
先贏不算贏,后贏才是金,附中老師大智慧是全局觀,在管理學中叫做“結果導向”。畢業近十年,我的許多同學已經頗有所成,他們共同的特點是低調、敏銳、努力而且高效,這正是附中老師言傳身教的校園文化,無私饋贈,升學制勝,受用一生。
 
謹以此文感謝遼師附中老師們對我六年的教誨,祝老師們身體健康,愿附中再創輝煌!
 
學生 李化強
二零一二年五月 于大連理工大學
 
李化強遼師附中求學簡況:
1996-1999 遼師子弟中學 班主任 于杰老師
1999-2002 遼師附中高中部 班主任 張穎老師、黃翠英老師

竞博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